塞浦路斯主流媒体刊登黄星原大使署名文章《贸易战没有赢家》
2019/06/21
 

  2019年619日,塞浦路斯主流媒体《每日报》全文发表黄星原大使题为《贸易战没有赢家》署名文章。

 
  

  文章全文如下:

  贸易战没有赢家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无法解决美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贸易战没有赢家,中国将以更开放和包容的姿态融入世界经济。  

  贸易战没有赢家,这在历史上的多次贸易战中得到了佐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席卷全球的经济大萧条,某种程度上就是欧美之间的贸易战引发的,这场经济大萧条还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世界人民带来了战争的灾难和痛苦。  

  上个世界60年代到90年代的美日贸易战,其实质问题是美日经济实力发生了变化。到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的GDP接近美国的67%到69%,美国就感到神经紧张。这与目前的中美贸易战有非常相似的地方。两国实力不断接近,美国人从来不会从自身经济结构不合理以及低储蓄率角度反省,简单粗暴地采用贸易战方式解决问题几乎成了华盛顿屡试不爽的选择。我们对贸易战迟早会到来是有预期的,只是没有想到美国手段会如此粗鲁,吃相会如此不堪。扣人、劫贷、抹黑撒谎全来了,甚至动用行政力量,动用国家机器,在高科技领域同中国的一些公司进行切割,停止向中国高科技企业供应部件,打压限制中国公司等等,这些非常规的手段超出了人们的预期,也引起了人们对世界经济有可能衰退的担忧。  

  中国对中美两国贸易关系的心态是,无意寻求对美的贸易顺差。中国是一个低调内敛的民族。我们承认美国市场的开放对中国是有利的。但是,美国人坚持要打贸易战,中国也会积极应对,中国企业和中国国力将会在封堵中自强、斗争中成长、反制中壮大。  

  中国愿以开放和包容的心态和美国进行贸易谈判,这不仅是为了稳定中美经贸关系,也是为了稳定人们的信心与预期,稳定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增长。  

  我们说打和谈都不怕是因为,我们有自己的底线和底气。贸易战是美国对华战略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爆发点,是美国长期对华采取接触加遏制战略的产物。只是我们要有心理准备的是,今后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遏制打压可能是其对华政策的主轴。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发展速度、体量、共产党的领导、政治制度发展模式所展现出来的优势,特别是中国在5G领域的领先,都引起了美国的恐慌。中国不可能为了美国人不会恐慌而放弃自己的发展,美国人也不可能因为中国做了一些姿态而放弃遏制政策。因此,中美之间的较量将是长期的。  

  中国在贸易战中,保持定力、耐力和平常心,确实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最好的应对。他说,华为在应对美国的打压方面的一些举措值得赞赏。  

  华为公司领导人任正非的话说得好,有高度也有胸怀,反衬出美国人的小气与粗鄙。华为和美方都在山坡下往上爬,华为希望到达山顶的时候拥抱对方,但是没想到对方却举起了石头。但是这并不能阻挡我们向上爬的决心。  

  华为强调尊重对手,拥抱对手,同时也准备好了备胎,并拿起法律武器维权,赢得了世界的同情与尊重。  

  中美贸易冲突和美国打压华为事件提醒我们,我们要把到达峰顶的困难程度想的更多一些,要多看几步,确保行稳致远。  

  谈到美日贸易冲突对日本的影响,以及中国可以从中吸取哪些教训,黄星原说,日美贸易战始于上世纪60年代,从纺织品、钢铁到家电、汽车等等,只要是日本有优势的产品美国都打。结果是以日本全面屈服并失去二十年而终结。我们有必要把美日贸易战当做他山之石,这会让我们应对上从容镇定。  

  日美关系很特殊。日本严重依附于美国,军事安全上和经济贸易上都依赖。某种程度上又只相信美国,学美国,媚美国,出口贸易瞄准的也是美国市场。关键还在于,日本又严重恐惧美国,不仅仅是广岛、长崎的那两颗原子弹,还在于日本的战后政治经济体系甚至宪法都是美国帮助制定的。美国人最知道日本的弱点和痛处在哪里。  

  在这场贸易战中,日本始终处于被动地位。美国拉着欧洲的小兄弟强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让日本自限出口,开放市场并降低关税,还让日本企业更多地投资美国。  

  美国并没有轻饶日本,有人说压垮日本的是逼迫日元急剧升值。我认为日美贸易战日方损失更大的根本原因还是日本自己。首先是出口导向型的经济结构本身就没有可持续性;其次是膨胀心态作怪下的过快全球布局;三是过于依赖货币政策导致的金融市场动荡和房地产泡沫;四是产业升级和扩大内需效果不彰。日本被彻底打败,但是美国也没有赢,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至今仍然没有解决。  

  美国的这次贸易战说到底是害怕中国影响到美国的霸权,科技引领权、规则制定权、话语发布权都在其中。所以特朗普政权才下狠手,宁愿自己受损失,也要同中国打贸易战和科技战。  

  从日美贸易战中我们可以汲取的教训是,无原则地妥协的无底线的让步换不到对手的仁慈。加强供给侧改革,让自己的产品更具有竞争力。第三是运用好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金融市场和汇率的基本稳定,防止人民币汇率的大起大落,特别是要严防房地产泡沫破裂带来的动荡。  

  但是也必须看到,今天的中国与当年的日本有所不同。中美贸易规模已经超过5000亿美元的规模,远比当年的日美贸易规模大10倍。当时,日本的企业单纯为了出口而出口,而中国的产品已经国际化程度很高,中国制造也有很多美国公司的参与,中美都在一个供应链上,遏制中国也会伤及美国的利益,特别是一些美国高科技公司的利益。  

  在科技领域,中国和美国仍存在一定差距。中国要摆脱在科技领域的总体劣势地位,应大力发展基础教育,大力引进人才,这才是应对的根本。中国经济只有更广泛更深度地融入世界经济,才能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为世界经济增长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保护的结果是低效和落后,美国政府在2008年的次贷危机后为了挽救濒临破产的汽车制造业,利用国家机器、媒体和评级机构对日本的汽车巨头丰田进行了系列的打压,迫使丰田公司低头,目的是降低日本汽车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提高美国本土汽车制造商的市场占有率。但是,美国的汽车业并没有因此而改善。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得益于过去40多年的对外开放,也将以更开放的姿态融入世界经济。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经济对外开放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塞浦路斯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节点。在互利共赢和深化合作方面,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塞浦路斯总统在农历新年向中国人民致以猪年问候,还是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首位抵达北京的外国首脑。中塞已经签署了在文化、教育、通讯等领域的合作协议。特别是中塞通讯方面的协议,将极大改善塞浦路斯的信息技术基础设施,推动塞浦路斯数字经济的发展。与此同时,塞浦路斯的特产哈鲁米、葡萄酒和橄榄油也进入了中国市场,丰富了中国人民的菜篮子。  

  2013年塞浦路斯发生金融危机以来,有几千户中国家庭投资塞浦路斯,在塞岛出现了中国社区。中国人的投资活动稳定了塞浦路斯的房地产市场,对塞浦路斯的经济复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随着更多的中国人到塞浦路斯定居和旅游,两国关系进入新的台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